作为新能源汽车的龙头企业,比亚迪在此次疫情发生后捐钱出力,甚至跨界生产口罩,这一举措值得尊重。但在商言商而言,近日比亚迪公布的1月份销量快报还是透露出其在经营层面面临着待解难题。

在2020年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论坛上,王传福一改2019年高喊“禁售燃油车”转而温和地表示要“从燃油车到电动车平稳过渡。”

回想2016年,比亚迪造新之势席卷全球,夺日产王位,抢占欧洲市场。押注新能源10年的隐忍终于得以宣泄,王传福一时风头无两。

彼时,混合动力车型秦高调抢占上海滩,王传福高调表示:“不再为传统汽车开发全新车型”。

时隔三秋,日产帝国濒临倒塌,比亚迪沦为旧主,特斯拉新王登基笑傲新能源赛道,落地中国、股价飙升。

王传福不再高喊“禁售燃油车”,毕竟比亚迪仍需靠燃油车续命;比亚迪的高管团队也不再只是“王老板”的天然嫡系,众多外聘人员纷纷入驻。王传福“食言”的背后折射出比亚迪正在被动妥协、主动求变。

政策助力

政策东风给了比亚迪太多的助力。

山西省太原市,一座被比亚迪E6承包出租车的城市。2016年,太原市在一年内将全市的8292辆出租车全部更换为电动汽车,成为全国第一个出租车全部电动化的城市。

太原市经信委相关资料显示,太原市采取了多项支持措施降低出租车的更换成本。在车辆购置方面,太原市按国家、省、市1:1:2的补贴比例实施补贴。以比亚迪e6纯电动出租车为例,彼时该车售价30.98万元。粗略估计,太原市全市出租车订单总额高达25.7亿元。然而其中单车补贴价格为22万元,也就是说在总额高达25.7亿元的订单中补贴金额为18.2亿元。

与政府订单相对应的是个人汽车消费。这里就不得不提到比亚迪秦曾经在上海的火爆。

因为限购,上海市民要想获得一个汽车牌照,除漫长的排队摇号外,还要支付高达7-8万元数额的牌照款。2014年3月,比亚迪秦、北汽e150、荣威550lug-in等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一起被纳入上海私人新能源车型目录。车型目录放开后,市民只需购买一台政府指定的新能源车型,即可免费上牌。

与其说购买秦是买车送牌倒不如说是买牌送车,秦的火爆离不开其与稀缺车牌的捆绑销售。

在新能源汽车高速发展初期,比亚迪不止拿下了太原市的订单。深圳、西安也都为比亚迪贡献了不少订单;与此同时,比亚迪的新能源汽车也不仅仅驶入上海,深圳、杭州、南京、天津、西安等地也都同样售卖火爆。

但深入分析,政策东风给了比亚迪太多的助力,不仅仅是补贴优惠、更有着诱人的地方政策性利好。而在退补逐渐成为新能源汽车行业的主流趋势后,比亚迪的销售不可避免的出现了问题。

深陷“钱荒”

比亚迪的现金流状况也值得关注。

根据财报显示,比亚迪2015~2018年的销售费用分别为28.68亿、41.96亿、49.25亿、47.29亿。而同期,净利润则为28.23亿、50.52亿、40.66亿、27.8亿。根据比亚迪的预测,公司2019年全年净利润为15.84亿到17.74亿元,同比下滑幅度为36.19%至43.03%,这意味着,第四季净利润也不高。

2019年第一季度,中金公司曾推测,比亚迪2016至2018年获得新能源汽车补贴在百亿规模,大部分转化为应收账款。

显而易见,经历过2016年的高光时刻,比亚迪正在逐步被迫“断奶”,政策利好逐渐出清后,净利润已经愈发无法覆盖销售费用。截止至2019年第三季度,比亚迪的销售费用为33.46亿。该数据呈现居高不下的态势。

与此同时,比亚迪的现金流状况也值得关注。根据2019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比亚迪的货币资金占比短期借款仅为25.3%。去年这一数字为34.2%。

据Wind统计显示,2019年以来,比亚迪先后至少发行各种债券16次,最近一次发债是2019年11月底,比亚迪宣布将发行规模不超过100亿元的债券,主要用于补充运营资金、偿还公司借款等。

截止至2019年第三季度,比亚迪的资产负债率为68.48%,同花顺数据显示,同行业的平均值为64.22%,包括比亚迪在内的营收超千亿规模的民营车企中,吉利汽车与长城汽车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8.67%、46.40%。比亚迪的“钱荒”可见一斑。

2019年岁末,一位太原的出租车司机告诉《英才》记者:“三年来,E6的车况还是不错,就是冬天不敢开空调,否则续航没保障。天气冷了每天抽空就需要充电,交接班的时候基本都要排队等待充电。”

体量巨大、行业地位高企的比亚迪就像太原的E6出租车,蜚声在外,车内寒冷。

特斯拉超车

与比亚迪境遇大相径庭的特斯拉近期可谓是春风得意。

新年伊始,马斯克乘坐私人飞机从洛杉矶飞往上海。途中,这架湾流G650在落地前超过了此前一直领航的东航波音777飞机,抢先落地。

如果将这段旅程比作新能源汽车的赛道,特斯拉从落后到赶超与其在中国市场乃至全球市场的表现几乎如出一辙。从日产时代到比亚迪王朝,特斯拉始终落人身后。然而在补贴退坡、泡沫刺破、格局成熟之时,特斯拉加速完成了对一众东道主车企以及其他竞争者的超越。

与比亚迪境遇大相径庭的特斯拉近期可谓是春风得意。否极泰来、产融双丰是其公司经营的真实写照。资本市场受第三季度业绩提振,特斯拉股价一路飙升,市值更是逼近1500亿美元,超过美国传统车企福特和通用的市值总和。

此前,马斯克深受产能爬升的困扰,甚至因此情绪失控。然而2019年,特斯拉以“火箭”的速度完成了生产工厂落地中国上海。私人飞机落地上海后,马斯克甚至在Model 3的新车交付仪式上大秀“脱衣舞”。面颊潮红,喜悦溢于言表。

在现场演讲中,马斯克数次哽咽。他表示非常感激中国政府和消费者对特斯拉的大力支持,“没有你们的支持就没有特斯拉的今天。”

上海工厂用1年的时间完成了从落地到建厂再到量产,作为一家全美新能源汽车销量占比超过60%的企业,马斯克没有理由不对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抱有野心。

相比较特斯拉,比亚迪的产品力几乎无法与政策利好、政府订单相剥离。今年2月10日,比亚迪股份有限公司公布了2020年1月的销量快报数据。今年1月,比亚迪汽车合计销售25173辆,同比下降42.68%。

在新能源汽车的乘用车分类中,纯电动车与插电混动车的销量均现大幅下滑,1月份分别销售5144辆和1876辆,分别下滑68.28%和84.08%。反观燃油汽车板块,却较去年同期录得增长,共销售18040辆,同比增长18.28%。

随着新能源汽车赛道的日渐拥挤以及退补持续,比亚迪以及一众国内新能源汽车的产品力能否经住考验有待时间检验。至少,比亚迪目前仍需传统汽车续命。